桃林覆雪

你那充满希冀的眼神总是在我濒临绝望之时给予我微光紧接着又令我认清事实。








“我想结束这一切”。


我只是在想,为什么不能在我想离去的某一天毫无负担地离开。

〖毒埃〗二分之一 (下) (ABO)

两百fo也许会有些感谢福利。

☆一些设定注意避雷。

☆假设所有的感官(只包括快感和痛感)由于是寄生体的缘故全部削弱二分之一(50%左右)

☆Venom的信息素没什么味道,但是威压感会比人类A强的多的多。

感谢我的朋友,她提供部分脑洞且催我产出

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能读到

但你们的阅读是我最大的荣幸。

☆前文(上)请戳头像。

☆后续(下)走评论链接←

感谢各位的评论,红心和蓝手。你们将是我产出的动力之一

祝各位好胃口,我去大镖客人在荒野浪到失联了。

〖毒埃〗二分之一 (上)(ABO)

二分之一




☆一些设定注意避雷。

☆假设所有的感官(只包括快感和痛感)由于是寄生体的缘故全部削弱二分之一(50%左右)

☆Venom的信息素没什么味道,但是威压感会比人类A强的多的多。

☆他们属于彼此

这里我要艾特一个朋友呀!部分脑洞的提供者 @Maow

这是我们共同讨论的结果。_(•̀ω•́ 」∠)_
我只是把它写出来而已





没有什么比成为一个omega更糟糕的事情了

Eddie.Brock,曾经隶属于某家公司的记者 后来因为多管闲事被踢出大门

什么时候他该死的正义感才能找到自己的一个调节按钮,这个问题 Eddie表示他也很想知道

至少今天晚上的晚饭还不至于饿肚子,至少家里的剩余的抑制剂还算够用。

共生在他体里面的那条“虫子”正无时不刻不贪得无厌地剥夺着他的一切

他没有朋友,没有房子,没有家人,就连本来都已经打算结婚的女朋友也因为自己可笑的举动而分手

没有什么会比这些更加糟糕。

至少他目前是这么认为的。

成为一个不起眼的Omega,那是他本来就处于低谷的人生中一个小小的起点而已,而未来,也不会有比这更低的路了

这一切都在他闯入生命研究中心的那天改变,突如其来的疼痛令Eddie的呼吸都跟着停滞了两秒

他用力地咳嗽着,扶着地板坐起来,他甚至都来不及顾及倒在地上的人,那巨大声响的警报正把他可怜的耳朵震得生疼。

“oh…fuck…”他一边仓惶逃窜,一边躲着身后的子弹,他的心脏跳的飞快,脑子如同乱麻。

心里不止一次咒骂着自己时刻作祟的正义感。

他甚至不记得自己如何躲过那些雇佣兵的追击,当他意识到自己正挂在高树的顶端的时候,他甚至大脑仍旧一片空白。

直至如今,他仍旧搞不明白为什么一个Alpha的共生体会找上一个Omega的宿主,而且还是活的一团糟糕的那种。

名为Venom的共生体在每次屠杀过后身上都会沾染着属于血液的腥气,那闻起来就好像是他的信息素一样。

Omega耸动着他被冻得通红的鼻尖,空气中躁动分子混合着淡淡的血腥味儿

“wow……Venom你知道吗,你每次将人吃掉之后的那几个小时里面,味道闻起来就像刚从装满血的浴缸里面爬出来一样。”

Eddie话语中带着点刻意的嫌弃

〖你知道我是没有味道的。Eddie。〗

Omega决定不再理会这个共生体,他的发情期就快要到了,脸颊因为逐渐上升的体温而泛起淡淡的粉色。

他裹了裹身上的大衣,加快步伐向那辆黑色的汽车走去

“…我希望咱们的动作能快点,外面冷的要死…”

Eddie伸手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还未等他开到药店的门口,情潮便汹涌地席卷了他的全身,他浑身烫的要命又冷的要死。

Venom帮他将车开到漆黑的巷子里,他把他拖到后座,结结实实地压上他的身体。

很明显,已经到了如此地步,抑制剂还算个鸡巴。

他就像一块快要融化的糖果,呼吸之间带着甜蜜的气息,同时又充斥着雨水的清香。

他听到Venom凑近他的脖颈间,轻笑了一下

陷入发情期的Omega脑子里仿佛塞了团浆糊,Alpha带有磁性且低沉的笑像是一团烟花在他脑中炸开。

他明白,这一切已经停不下来了。






TBC.


☆嘿,感谢你能看到这,

也许会有下半部分的,希望我能憋出来。

ORZ

〖毒埃〗婚戒(be mine)

关于婚戒

☆ 他们属于彼此)

☆ 很想写这个梗,一发完结的短片。

如果你们能读到,这将是我莫大的荣幸






“hey buddy……我记得我把它扔了才对。”

Eddie看着眼前Venom递到眼前的戒指,他再熟悉不过了,那是他送给Anna的订婚戒指,就在前几天,他发誓摆脱这段关系的时候刚刚把它从桥上扔下去。

他盯着这枚戒指,银白色戒身上的那颗钻石正在灯光下被照的闪闪发亮。

那曾经很迷人,但现在他不再需要了。

“你为什么不去试试?”

他听到Venom的提问像是十分诧异似的睁大了双眼

“What…?试什么?追回她吗?不…不…你知道那不可能的,我和你说过了…”Eddie试图再次向对方说明什么。

“No……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不去试着戴上它?”

这下他的人类更加吃惊了,嘴巴里仿佛能塞下十个鸡蛋

“oh…希望那场大火没把你脑子烧坏,究竟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他看着Venom手里的银白色戒指,“首先,我不打算追回她。”他咽了咽口水,嗓子似乎有些干涩

“其次,这是女款戒指。就算是我想,我也不可能带的上去。”Eddie用力地用食指戳着对方手中的钻戒,坚决地说道。

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对方突然夺过他的手,用他身上黑色的东西将Eddie无名指第三个指节的三分之一处缠绕了起来

黑色的物质凝聚成一个圆环,在成形的过程中不断褪色

那是枚戒指,是Venom用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做成的戒指,它银白色的金属光泽不亚于任何一种银,没有多余的刻花,也没有华丽的钻石。

那更像是…一种契约

或者是誓言

Eddie一时间感觉自己的头脑像是一块老旧的齿轮有些转不过来,他能做的只是盯着手上的戒指出神

他能感受到自己面前的生物正盯着自己,这一切该死的作俑者。

他深吸一口气,握紧自己的拳头

就在他还未想好究竟要说些什么,又要以何种表情去面对的时候

他听到Venom蓦地靠近自己,就像是所有情侣都会做的那种亲昵动作一般。

他听到他用那低沉且极具穿透力的音色对自己说

“You're mine.”








END.

〖毒埃〗外星物种也会有jy吗

他们真好,他们属于彼此

第一次发车…无证驾驶很慌…
吃饭的时候我妈问我你写什么呢
我面不改色心不跳:写诗。

OOC(大概)也没有很黄暴,不一定很好吃


  他这个废物从来没有迎来过如此大的“成功”

就好像是小说里面的人物被移到了电影荧屏上一样,还是那种身世曲折,科幻迷离的电影。该死的酷。

他叫Eddie,一个人生下降又上升又下降再上升的废物

然后他遇到了同样废物的寄生虫—— Venom

那个差点害死自己却又口口声声说对自己感兴趣的混蛋外星物种。

自认为是宇宙第一直男的Eddie从来不认为那句“I like you” 有什么毛病,他发誓他一点都没看出来。

以至于他想起来那天晚上的经历有些心惊肉跳

“嘿,Venom,Stop it.”

“…”

“just stop it!”

Eddie感受到游走在身上的黑色触手此刻终于停下来

“…Venom,把你的手从我的腰处移开,那弄得我很痒”

他不明白他这位外星朋友究竟在搞些什么毛病

“你们人类的构造很神奇…Eddie。”

对方低沉带有磁性的声音总能时刻回荡在他可怜的小脑袋里,霸占着一席之地。

〖全肉走评论的链接_(´ཀ`」 ∠)__ 〗

只是一些突发奇想

占tag抱歉…


玩着玩着游戏,虽然没通关,也没看什么攻略…

但是主角性格真的是相当混沌(×)了


脑子里突然组织出一句话


不要因为狼不杀你而轻易放松警惕。


感觉相当贴合了> <


〖底特律/720000〗过往3.0

一直写了但是没有什么时间发(其实就是你忘了)
依旧是意识流警告
Charles(RK900)×Connor(RK800)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其实我一直搞不明白那时候你究竟在想什么”
Connor感觉到身后人的身体突然有些僵硬,这让他原本以为身后的人会将自己推开

抱着如此的心理,他一直在等
自己经做好了准备,但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

Connor不确定地用手触了触Charles的手臂,然后向身后看去
映入眼帘的是Charles带有迷茫的眼神,冷灰色的眼瞳里面装着的是自己满心担忧的样子。

“………”

“…我……”

“…我害怕失去你”

像是听到什么意料不到的事情,Connor诧异地看着他

“可是我还是留下来了不是吗,我还在这儿,不是吗”

Connor放缓自己的声音,想要安抚身后的Charles

“我知道,我知道…”
清冷的声音略带着低沉,Connor看到对方深吸了一口气,环住他腰间的双手将他搂的更紧了。

“但我忍不住,我止不住地去想你离开的样子,哪怕是你从未于我表现过的阴沉的眼神,还是你蓝色警服被鲜血浸染时的模样…”

那双冷灰色带有金属光泽的眼睛未从他身上移开半步。
他惊讶,或许Connor早就应该意识到,眼前这个面露苦涩的人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冷冰冰的机器了。

他看到Charles眼睑微微下合,黑色的睫毛被窗外的暖光染成了浅金色

原来他们已经这样相互依偎度过了一下午的时光。

Connor将手覆上对方的,他凝视着对方,感受手心里的温度。
他想从对方眼里一窥究竟,但那双眼睛里只有自己。

于是他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同样深吸了一口气,他告诉他,“我在这里,我一直,一直都会在这里”。

比想象中柔软却带有冰凉的唇贴上了他的,突如其来的吻让Connor措手不及,他的腰立刻软了下去,Charles将一只手伸到他的脑后,一只手环抱着他的腰。
Connor伸手环上眼前男人的脖颈,直到对方加深了这个吻。

这只是一个吻,实际上那天晚上他们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但Connor却觉得这已经够了,以至于以后的每一天,只要想起他,只要想起这件事,他也能不自觉地笑出来。

午后的夕阳透过窗户的玻璃打在二人身上,Connor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般,他伏在Charles的耳边,轻轻诉说到,
“你知道我爱你,因为你也用着同样的行为告诉我你也爱我,不是吗”。

他听到对方蓦然间笑了,用他那低沉的,仿佛冬天雨露一般清冽的嗓音。
Connor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因此红了耳根。

他伸手抱住他的爱人,他们就如此浸没在璀璨的微光之中。

他们希望此刻成为永恒。

这是一种多么奢侈的想法啊.Connor看着窗外的落叶,不由得走神。






-TBC-

〖底特律/720000〗Ending

最近脑洞有点多,文笔特别差,我只是把它们拿到这里而已,比较意识流。

我希望他们属于彼此。

本文部分受到《I'm thinking of ending things》的启发。
——
Charles(RK900)×Connor(RK800)
不涉及仿生人相关。(大概)
Connor有抑郁症并且怀有自残念想。
——
如果这些都没问题,那么你的阅读会是我的荣幸。
——









无聊,无趣

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




他开始抑制不住自己的焦躁,他拼命的绞尽脑汁想要做点什么——某些能让他得到解脱的事情。

这个想法一旦萌生就徘徊在他的脑海中徘徊,挥之不去,甚至主宰着他的思想霸占着他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它明明只是刚刚诞生,却长久地像一直存在着。那像一根弦,仅仅是轻轻地颤动就能触碰到他的每一根神经。

他没有毒。瘾,不抽烟也不喝酒,当然也没有任何交往的对象。

Connor将头蒙在薄被里,凌乱的发丝随着呼吸颤动,他手腕的伤口处早已结痂,伤口正犯着阵阵的痒,就像是蛆虫在啃食他伤口处的腐肉,这种想法令他不止一次地想到伤口会不会已经烂掉了,就像是丛林中不知名动物的尸体一样令人作呕。

他开始用有些苍白的右去够那处伤口,愈合处的鲜肉正泛着粉嫩的红色
紧接着,他开始用右手不停的抓挠,伤口随着动作撕裂开,鲜血顺着手臂向下滴落

它还是又痛又痒,Connor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只是机械性的重复着手上的动作,屋子里充斥着指甲与皮肉互相摩擦的咯吱声。

也许只是过了一会,又想是良久,他的双手占满来自伤口的鲜血
Connor甚至记不起自己是如何来到洗手间的,他双手扒着洗手池白色的池沿,他看到血液凝结的红色珠体正混合着水从池边滑向黑洞般的池眼。

镜子中的他皮肤有着病态的白,嘴唇因为缺水而干裂起皮,样子就像是涂了一层滑稽的白面粉。
他熟练地抬手从柜子中取出纱布,一圈又一圈地裹在自己的手腕处,伤口又在隐隐作痒,他能感受到温热血液浸湿了医用纱布

他就这样看着,看着颜色鲜艳的血液浸透纱布染红了原本纯洁的白。

这在白色的炽光灯下看着如此扎眼,它已经开始意味着一切。

Connor将脏乱的房屋收拾整齐,至少让它们看起来和正常人房间应有的模样没什么两差。

他用右手拾起带有血迹的薄被和丢了一地的衣物,尔后一股脑地扔进洗衣机

他套上他的制服,走到镜子前理了理领带,并且确保衬衫的每一颗扣子都待在它们应待的位置,紧接着将从某个角落里找出的狗粮倾入狗食盆中,他受伤的的手腕显然控制不住力道,零星的颗粒散落到桌子下方失去了踪迹。
但他不在乎这些,也没人会在乎的

他只要保证屋子里的地板上没有残留的血迹就好

然后迈出大门,回身上锁。


房屋终于又重归于黑暗。










-TBC-



明天开学惹qwq
去超市搞了个杯子莫名其妙就想涂鸦_(´ཀ`」 ∠)__
还是第一次在陶瓷杯子上搞东西…还不能打草稿………我尽力了
(我才不会说是因为贴图纸会被冲掉…)
底特律女孩绝不认输,冲鸭!

〖720000〗过往(2.0)

努力把章节写长一点…但是我依然是个咸鱼qvvvq
我也不知道距离完结还有多久…大概随缘脑洞???
对,对不起我真的很咸鱼…家里突然没网我依旧深夜更新(?)

前文请戳头像wo!
感觉BUG很多…)

这里私设RK900名字为charles(查理斯)
背景是免费一段时间过后,法律已经比较完善,仿生人拥有自己的领土,居住权利。如果经过申请许可是可以选择和人类同居,也可以选择拥有自己的房子。




“嘿,Jeffrey,我说过了我不需要助手,之前目前还没有这个想法…”

“听着Connor,这不仅仅和你一个人有关,就当是…为警局做出一点贡献。”

“……”
看来他又一次败下阵来,无论如何,黑人上司总有办法让他哑口无言。

只是一个转身的功夫,身着黑白相间制服的仿生人就正坐在自己办公桌的对面,那傻傻等待的样子简直像一只杜宾犬,超大型的那种,看着还挺结实。

对方动了动脖颈,转头看向他,冷灰色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物件。紧接着他张了张嘴似是想说些什么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Jeffrey都告诉我了。你是叫charles 对吧…天哪真不敢相信你以后都得跟着我办案…”Connor尽自己的努力耐下心来,刚刚经历不久的剧烈运动让他的胸口都有些发疼

明明仿生人都已经做的如此栩栩如生,但对方刚才那个模样分明就是机器。
他低下头看了看手表,回想起来自己还有案件报告尚未完成

"Connor,Gavin警官找你"
“……好的我马上就来”
看来无论如何,不管发生了什么,他的案件报告书都得不得不再等一等了。




等到Connor处理完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之后已经距离下班有一段时间了,底特律的雨季让空气中都散发着一股潮湿的泥土清香,而Connor意外的很喜欢这股味道。

他揉了揉有些松懈的眼睛,盯着对面墙上的时钟发了会呆直到外面雷声响起,他才浑身一颤缓过神来

照现在这个模样,要不然淌着不知道混着什么东西的雨水不要命的赶回家,要么在警局住上一晚,反正今天他还有一大堆报告书尚未处理。
一边想着,一边拿起办公桌上的瓷杯走到茶水间准备靠咖啡来个通宵,显然,他选择后者。
至少这该死的公文没有让自己忍受着浑身湿透且黏腻感十足的处境。

也许这么想还不赖

就在散发着微苦的液体和嘴唇相触的一瞬间,他撇到了正站在对面仅有几尺之隔的RK900,对方正用那双银灰色的眼睛盯着他看。
这个举动引来了Connor的浑身颤栗,他差点在下一秒把手中的杯子扔出去。

“……”
“……”

Connor缓慢的放下手中的瓷杯,就像一只被猎豹盯上的猎物那样小心翼翼,他知道没什么的,他知道对方不会伤害自己,但当他面对那样一双捕猎者的眼睛时他就是这么做了。

“R……charles”Connor清了清酸涩的喉咙,接着开口,“嘿…你站在那里多久了……你吓了我一大跳”

对方几乎是眼睛都不转动一下,这让空气再次沉默起来
正当他琢磨着如何再次开口时,属于成年人特有的男低音打破了沉静

“我就住在这里”

年轻的警探显然是没有料到对方的发言,他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

“你可是第一个住在警察局里的仿生人……我是说…你没有房屋吗?”

charles转过身去,背对着Connor走向了他办公桌对面的那张桌子

“房屋的居住权还没有申请下来,我已经向杰弗瑞长官申请了暂时在这里待机的许可。”

Connor拿着杯子在对方对面坐下,他抿了抿手中的咖啡似乎已经有些凉了
过了一会,他才放下咖啡着手自己的案件报告。

他总是有些分神,因为他总是有意无意去偷看对方额头一侧的LED灯,因为那玩意太亮了而且一直处于蓝色和黄色之间来回闪烁跳动,可本人似乎还未意识到。

只剩两人的DPD警察局似乎表现了它平时从未有过的安静,这该死的安静只叫得他的大脑越发昏沉。手下的键盘敲击动作似乎已经是无意识行为,断断续续的语句在他的大脑里已经连不成句式。

他白天的时候几乎是费尽了自己最后一点体力才抓到那个罪犯,明明身材矮小跑起来却像发了疯的兔子一样不要命
自己的同事刚刚认清发生了什么自己的身体就已经抢先一步追上去了,跑动的太过剧烈停下来的那一刻自己的心脏几乎要跳出自己的胸腔,喉咙深处弥漫着一股子铁锈味儿。
他几度认为自从警校的体能测试之后自己就再也没有如此拼命地跑过了。

刚回警局的他马上被他的上司叫到办公室,并不顾个人意愿塞给了他一位仿生人搭档。

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一天了。
Connor思绪飘忽却十分肯定地在脑中重复着这句话。

空气中带有泥土清香的气味此时仿佛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开始盘算着如此舒适的雨天为什么不能在家的床上裹着薄被就那样睡死过去

凭着最后的意识将文件保存之后他趴在了办公桌上,意识随着轻微且规律的呼吸渐渐沉入一片黑暗。

他吸了吸空气中带有清新泥土和雨水交织在一起的味道,其中似乎交杂着某些不知名的清冽的味道。

在意识到自己的肩膀上被几乎不可察地搭了一条薄毯后,眼前一闪而过的人选令他不自觉的轻轻勾起了嘴角。

思绪渐行渐远,窗外的雨声仿佛也消失不见

晚安。

他听到有人对自己这么说


“晚安。Connor.”
charles几乎不可闻的声音消散在了雨季的雷声中。








.TBC.

〖720000〗过往 (1.0)

几乎从来没写过长篇…但脑洞却异常大………
有些不知所措…总之更新比较慢,也比较随缘(反正是个三流写手)有bug还请见谅…
前文请戳头像。
_(´□`」 ∠)_




RK900思索着,他开始调查整个房屋,企图找到自己来到此地的缘由。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听到卧室传来东西掉落的声音
他加快步伐,赶到卧室后就看到在床铺旁边躺着的牛革箱

箱子看着挺大个的,约莫比手提的还要大出一圈,他拿在手里轻轻颠了颠分量,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沉。

他按住手提两边的按钮,听到咔哒一声之后,箱子里面的内容就都呈现在他眼前。

最先入眼的是一只手工布偶。

它被做成了自己的外观样式,但是做工却极为粗糙,甚至可以说是有些不尽人意

用浅灰色纽扣缝合上的眼睛…以及和自己这身制服一样款式的黑白配色的衣服

还有非常轻微的,已经干涸了的几乎看不清的血迹

那是人类的血迹。RK900的扫描仪检测到了轻微的血红细胞含量。
他来回翻看着人偶发现玩偶的周身多多少少都有一点血迹,但是都已经模糊到几乎不可见。

他将玩偶放置在一旁,去接着查看箱子里的其他物件

进入眼帘的是一位青年和自己的合影?

RK900的数据库开始有些紊乱……他不清楚自己是何时拍摄的这张照片,也不想知道自己是否认识相片中的另一位青年…

他觉得自己的电子脑快要炸裂,所有的信息堆积在了一起它们试图找到可以发泄的地方想要在某一个时机全部喷涌而出。

这样的认知让他感觉到了恐惧。

无论如何在电子脑内搜索与之匹配的片段都毫无作用,仿佛一切归零。

几乎是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紧接着他从上衣的口袋中掏出一块小小的磁盘,负责维修自己的工作人员告诉过自己里面装载着自己接受维修前的所有记忆。

他在屋子里兜兜转转,找到了一台可以使用的笔记本电脑,样式已经相当老旧但最基础的功能还是可以使用的
他将磁盘插进接口,耐心的等待着。

桌面冒出一个名为“before”的文件夹后他褪去手指部分的皮肤涂层与电脑进行链接。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