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林覆雪

这里茶桑,你我能够相遇,大概是趋于"缘分"这种东西吧?

【亚梅】关于猫咪的那些事儿。

这里是茶桑…这只是个预告!!!!!只是个预告!

如果这个梗能行的话…有人看…我也许会一直更下去

没错,不开长篇的我居然要写一次性完结不了的文

文章长短未定。

就这样吧,感谢你们的支持☆






盖乌斯前些天从隔壁街角家的宠物店里接回来了一只猫咪

  洁白色的猫毛靓丽且柔顺,它们在午后的阳光下闪耀着浅金色的光辉
  猫咪有着灰蓝色的眼眸,那双眼眸总是微微眯起扫视着周围的一切,灰蓝色的眼睛里看不出半点不屑却有着贵族的傲劲。

盖乌斯看到这不满的撇了撇嘴角,上了一把年纪的他可养不起一个小麻烦。


  猫咪似乎对这个新家没什么不满,很快就找了个地方占山为王,他轻盈地跳上窗台,圈起身子假寐。
  浅浅的呼吸带动身子小幅度起伏着

  盖乌斯想了想,翻开他的笔记,在本子上写着什么,笔尖在牛皮纸上停停顿顿,发出"沙沙"声。
  那双灰蓝色的眼眸以及高傲的眼神让他想起了千年传说中的王——亚瑟。

  私下给猫咪定了名字

  他起身,掏出准备好的猫窝[其实就是一个软软的垫子],猫砂,食碗以及各种小零件

  窗台上假寐的猫咪似乎闻到了猫粮的气味睁开了他的双眼,耸动着他的鼻尖搜寻着空气中每一粒带着香味儿的分子。
  窗外忽的下起了小雨,亚瑟突然直起身子,他扭头看向窗外。

  那是雨中的一个灰色的身影。




TBC.

【亚梅】window

这里茶桑☆
嗯这几天无限循环蛋叔的 《waving through a window》的产物!这歌爆炸好听!!!!!!安利给各位小伙伴!!!

自己写的不是很好,但是感谢各位的支持!如果我能求个心心或者评论的话就更好了qwqqqqq

请往下吧☆


梅林经常梦见自己路过一家华丽装饰的别墅

他向窗口里望去,透过被擦的透亮却有些起雾的玻璃向屋里看去

屋里有着燃着正旺的壁炉,隔着玻璃的他似乎能够听见火焰吞噬柴火的崩裂声响。

火焰发出的暖光照亮了整个屋子却比街上的灯火更温暖

梅林努力地踮起脚尖,他抬起后脚跟,双手用力地扒上窗户的一沿

突如其来的开门声打断了这一切,从屋子里走来的是一位年轻的青年。

青年踩着皮靴,他裹了裹身上的大衣向梅林这里看过来

靴子踩在雪地上发出悦耳的"咯吱"声

似乎被发现了

梅林有些不悦地想,他几乎预见了自己的下场——会在下一秒当成垃圾一样扔出房子的范围。
想到这里的梅林撇了撇嘴角移开视线。

青年有一头亮丽的金黄色短发,并且有着高挺的鼻梁和灰蓝色的眼眸

标准的贵族长相。

而梅林呢,他看了看自己一身破烂的着装,像是从垃圾桶里面捡出来的破布条

指尖因为寒冷冻出了非正常的红色。
简直自卑得想让他夺步而逃

身体的行动快于思想,梅林迈开步伐甩开腿狂奔了起来

直到他跑到一条小巷,再三确认男人没有跟来后他才小心翼翼地又回到了别墅窗前。

青年似乎没有把刚才的插曲放在心上,他正坐在椅子上,手里正捧着一本《泰戈尔诗集》

青年微垂的眼帘和长长的浅金色睫毛挡住了那灰蓝色的眼睛
可梅林却记得那双眼眸中璀璨的的光辉

青年忽的望了过来,梅林下意识的藏起身形
因此他没有看见青年眼中破碎温暖的光辉
仿佛跨越了千年的时光一般沉淀着星雨。

直到青年离开

梅林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害怕自己犯错

所以只要悄悄逃走就不会有失误的可能

之前的他没能够将命运导上正确的道路

但这次不会了

只要他不出现就好。只要他不存在于那个人的生命里

面对命运的他就像坠入森林的无辜人

是粉身碎骨还是努力发出求救

当他终于开始确定他们终将属于彼此的时候
阳光却不曾升起过。

所以当他独自一人面对寒冷的玻璃

他在玻璃这一边努力敲击,他挥着手大声呼喊

窗户另一边的人却不会有所察觉了


因为他们就此错过了。

他们属于彼此却不被命运和时间所接受。

这是梅林于此徘徊千年等待答案却无果的原因。

其实你也早已知晓,不是吗。



END.

【亚梅】轮回

…就…一个脑洞
很短qwqq
如果能够看得懂就好…
这里茶桑,余生多指教!






梅林对于眼前的一切倍感熟悉

这是最初的卡梅洛特


梅林透过城堡的窗户向外望去,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他们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自己或许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梅林这么想着,他快步走在通往王子寝室的道路上

他路过大厅,听见王子与他的父王大声的争执

"不!你不能这么做!梅林…梅林是我的救命恩人…!"

年迈的国王沉思了一段时间,接着不假思索的开口

"亲爱的孩子,我不能因为情谊而改变固有的规矩,这不是一国之君所能做的"

年轻的王子似乎十分愤怒,空荡的走廊里传来瓦罐摔落的巨大声响。

梅林吓得一个哆嗦。来不及多想就快步离去。

他知道,他知道自己即将被处决。

哪怕是被推到断头台上,刽子手用他那布满老茧的手握在刀柄前的那一刻他也不曾后悔过。

因为这是他的使命。

他恍惚间看到了人群中的另一个自己,那个年轻的梅林满怀怜悯的望着他。

不安的手紧攥着背包的肩带。

他仿佛听到了王子与他的父王争执的声音,年轻的王子声音里似乎混进了些许哭腔。

这还是梅林第一次在这个躯体里听到亚瑟用这种声音说话

发哑的喉咙像是老旧的轮带发不出声响。

梅林已经能够感受到刀刃的冰凉以及群众的唏嘘声。

目睹了一场又一场悲剧的他努力想要挽回

可最后的他又由谁来拯救呢

最终还是败给了命运,不如说这场赌注他从未赢过。







END

【亚梅】雨

又是我…………别慌,
这次我是来发糖的……虽然专业捅刀的我不可能产出特别美味的糖,但是………大家将就一下啦qwq










卡梅洛特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大雨



以雨点打落在地上的清脆响声为前奏,紧接着急促的雨声连成一片。


梅林像一只可怜的兔子,整个人蜷缩在树林下的遮挡之处

衣袖露出外面的边缘被雨水淋湿,颜色变得更深


梅林感觉到彻骨的寒冷,像是从骨头缝隙中散发出来的一样


他哆哆嗦嗦的现在那里,一步也动弹不得。



雨还在下,雨势更大了。

雨水压的树叶也抬不起头,周围的一切融入一片雨声

梅林还在等,他自己都不知道在等什么

等某个人?某件事?

内心的想法告诉他等待很重要
他也只是仅仅的照做而已

梅林裹紧了身上为数不多的衣服,那仅仅只是几层薄薄的布料而已


飞溅的雨水有的顺着他修长的睫毛划落。


仅仅是快要落到地上的那个瞬间,他看到了

看到了那个他期待许久的身影

那个金黄色的小王子。


他们在雨下相拥,雨水浸湿他们的头发,划过他们的脸廓,顺着他们缠绵的嘴唇划落进领口之中。


他们紧紧的拥在一起。

霎时间。雨停了,连同雨声也消失不见

那是只有二人的世界。




王子抱着湿漉漉的梅林回了卡梅洛特,没有人知道那天雨林中发生的一切



那场雨后来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然而属于他们的故事也从未终止。







END.

【亚梅】执念

脑洞的超短篇qaq












梅林无数次梦见

梦见没有自己辅佐的的卡梅洛特。

那里晨曦雨露,国泰平安。唯独不见自己。

自己无数次无数次地从梦中惊醒,却抓不住梦的尾巴。

它溜走了。

梅林迫切的想要遗忘,想要放下

放下这该死的使命,遗忘这段本不应该出现的岁月

但是梅林害怕,害怕他自己一无所有,他想要沉睡于梦境之中

沉溺于那片属于他的蓝色的海


那海在梦境中却不属于他
在回忆里他抓不住

梦里的卡梅洛特是美好的,不存在硝烟与战争
不存在疾病与痛苦

没有莫甘娜的背叛,没有乌瑟对魔法权利的暴制

自然也没有他

每当自己看向亚瑟溺人的蓝色双眼里的温柔时,他知道他很幸福

他有美丽的皇后,乖巧的女儿和聪慧的儿子

因为这些,梅林觉得幸福,因为亚瑟幸福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卡梅洛特的命运

或许从一开始他就不应该存在

梅林深吸了一口气,他嗅到了空气中属于青草与果实的芳香。

梅林闭上双眼,努力想把梦境的内容记忆下来。

他已经不想回去了,如果这就是他的归处的话。

有那么一瞬间,这个想法恍若隔世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唯独你不在我身边


而我,忘却执念。









END.

【亚梅】一千年


这次很短小qqwwwq
是个脑洞,试笔






一千年的时间能用来做什么?

能用来做很多事情,做很多你不敢做的,去到达你所到达不了的无人之地。

但对于梅林,他则是用来回忆,回忆那些已经再也回不去的美好


阿瓦隆的时间看上去是缓慢的,一切事物在此处都与时间相隔

梅林回忆起了那个阳光下的他的永远的王子

金色的头发在阳光光辉的作用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银色盔甲熠熠生辉,他双手把着马鞍绳,走在前面。

梅林想要跟上,他快步走,靴子踏在滚烫的沙子上"沙沙"作响。

对方似乎更远了,梅林甩开双腿跑起来,努力地迈大步伐

可是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的沉重,他不得不停下来
就像他不得不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离去一般的绝望

他张嘴,努力地想要呼唤对方,音节却在下一秒卡在酸涩的喉咙之中,露不出半点响声。

湖绿色的眸子里已经溢满了绝望。

亚瑟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他转过头,双手牵着马,碧蓝色的双眼里破碎的是不知谁的光辉与希望

他笑了,他的王子笑了

他听他说

【梅林——跟上——!】


随后他的王子掉过头,不再等待任何回应。

梅林看着

视野却被绝望模糊双眼

他努力眨眼,想要驱赶它们

绝望却从眼眶脱落,顺着脸颊滑落到沙土之中,最后深埋于回忆的泥土中。


一千年能用来干什么

一千年能够让你回忆起那些足够再次让你回忆一千年的记忆与绝望




梅林看着窗外阿瓦隆湖畔,闭上了眼。







END.

【亚梅】奇怪的胃病

这里茶桑,算是高产吧?Σ( ° △ °|||)︴
文字癌晚期,不知所措,正在成长中…一个脑洞






1



梅林有着很奇怪的胃病

这是除了亚瑟,兰斯洛特和高文之外的,没有其他人知道的秘密

胃病总是来的突然,坏的时候能让梅林疼晕过去,好的时候也能让梅林吃不下饭

如今,就在餐桌上,就在亚瑟身边,梅林的胃突然一阵痉挛
亚瑟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不对,他放下刀叉将梅林抱回寝室
梅林双手紧紧攥着胃前的布料,因为用力过大指尖与关节开始发白

他一手扶着床,一手捂着肚子,细微的汗水从额头上划落,顺着下颌滴落在地板上,溅出小小的水花。

像是在忍耐什么一般,梅林紧缩眉头,突然,他捂住嘴弯着腰跑了出门,消失在走廊一头

亚瑟紧随其后,他听到了梅林因为不适而发出的痛苦的呻吟,他几乎要把自己整个胃都要呕出来了。

于是亚瑟叫来了盖乌斯

盖乌斯总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梅林,继而看了看亚瑟,灰蓝色的眼中仿佛凝聚着悲切和不明的情绪

那是亚瑟现在所不明白的

到头来只是个替代品罢了

亚瑟接过药,放置在床头,他轻扶着梅林躺上床,为他轻轻地按揉着腹部,见梅林眉头舒展,亚瑟的心才放下来。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开始有这种奇怪的胃病。

亚瑟思考着,他的眼神撇到了对方无名指上的那枚钻戒,钻石闪耀着璀璨的光辉,此刻,它和它的主人正沐浴在阳光的洗礼下。

亚瑟失神,他觉得此刻的一切那么不真实。

2

亚瑟召集骑士们,正商讨着关于周边邻国的外交外防,他穿着那身骑士装
银白色的锁子甲在清晨过后的阳光中得以重生
金色的发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白色的光。

他号召几名骑士与他一同出行

当队伍途径阿瓦隆湖畔时,亚瑟凝视着平静的湖面,一种油然而生的恐惧感几乎吞噬他

那是对于死亡的恐惧,就好比珍爱之物从指尖溜走一般的无能为力。

心脏的位置一阵疼痛,可却没有伤口。

是兰斯洛特的呼喊唤醒了他

对方灰蓝色的眼睛正疑惑的看着他

恍惚间,似乎有谁也如此呼唤过他

【亚瑟?】

【亚瑟——!】

亚瑟睁大眼睛,努力回想着声音的来源
直到一双湖绿色的眼眸闯入他的记忆。

是梅林

不,不对,梅林现在在卡梅洛特。

他现在在卡梅洛特!

忽的想起盖乌斯的眼神

那悲伤,且怜悯的眼神

亚瑟几乎是空着回去的

他的思路空了

一时间太多回忆侵占他的大脑,企图寻找一席之地

盖乌斯站在门口,他背着药箱,在门前踌躇着,满脸的不安与担心

当被告知王后怀孕时,亚瑟的大脑一片空白

什么王后

从来,从来都只有梅林

难道不是吗…?

他睁大了蓝色的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盖乌斯,眼里的乞求与绝望充斥着他,也充斥着整个房屋

但他得不到回应了。

因为所有的所有,早在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就在他亲手送走梅林的时候

他至今才回忆起来那冲天的火光,与顺流而走的船只

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的,不只是梅林

还有他凋零的心


3

这天,梅林的胃病又发作了,他蹲在走廊里,依靠着墙壁

亚瑟转身,他注意到了梅林的不对劲,想要迈开步伐,返回走到梅林身边

但他看到梅林笑了

那是很轻很轻的笑,轻到几乎察觉不出来

但是眼中的温柔却仿佛凝聚成水

他用他湖绿色的眸子凝视着他,就像那天的阿瓦隆湖畔

紧接着,梅林开口,他看见他对他说

【please…go away…】

亚瑟伸手触及到的是空气

指尖残留的却是爱人的温度。




END.



【toothcup】会开花的树

这里茶桑,只是我的一个小脑洞qwq
喜欢的话我会很高兴的qwq








距离博克岛最近的岛屿上有一棵会开花的树。

传说花是果实的母亲,但是这棵树不会结果。
五百年一开花,五百年一凋零。如此轮回往复不知是为了谁而等待。


树的花期通常于秋季而开,也于秋季而谢

博克岛可不分春夏秋冬,这大概是唯一与之相比较好的一处

花总是伴着秋风起舞

粉嫩的花瓣努力向外伸展开来,淡黄色的花蕊被包围其中,由内部的淡粉色向外渐变成深红色
这使得这棵树即使距离岛一段距离也能够被轻而易举的发现。

但是Toothless并不是很喜欢花,这种物种实在是太过娇弱,换是生长在博克岛,它们绝对撑不过一周
岛上凌冽的寒风会把每一朵花扯得七零八落最终散落在雪地里,连存在的证明都找不到。

但Toothless也不讨厌它,毕竟每日眼中的光景大概就属这棵会开花的树了。

这使得时光不再难熬,岁月不再痛苦

Toothless安静地趴在树下

又是一阵海风

不知是哪朵花的花瓣依着风的指引轻飘飘地落在它的头顶。


它倏的睁开琥珀色的眼眸,瞳孔缩小
紧接着他怂了怂了鼻梁,
它闻到了,从博克岛传来的,秋天的气息

以及花朵凋零的信号。

Toothless抬头

在夕阳下,那棵树慎重地开满了花

他竖起耳朵

想要倾听那颤抖的枝叶的回答。

花朵在它身旁散落一地

围绕着它,四散开来。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而在远方的你


也是否听到了呢?



那棵会开花的树的回答
与我求缘的请求。







END.

【梗来自席慕蓉的《会开花的树》】

【亚梅】是时候该离开了

无意之间的脑洞…大概?
嗯,简单码了一下,ε-(´∀‘; )
其实我知道没人看qwq
希望每个读到这篇的可爱们喜欢。









1.
梅林无聊地坐在街角,过路的人来来往往,今天的卡梅洛特依然热闹非凡。
少年托着脸颊,百无聊赖地观察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他们没有注意到自己。


正午的太阳炙烤着这片土地,年轻的王子处理朝政,他汇集大臣,商讨事宜。
"那么,以下大体就是这样了"
草草做了了结快步迈出会议厅的大门
梅林跟在亚瑟身后,他跟随并且信任着他

就像一年之前那样。



亚瑟快步穿过宫廷间的回廊,梅林一直一直在后面追随着
亚瑟的脚步放轻,放缓
他慢慢地踏进另外一个房间



房间正中央摆放着巨大的浅棕色"盒子"
周围用或白或黄的花朵围绕
"盒子"的盖子倾向一边
亚瑟轻轻地走过去,走的小心翼翼


梅林站在门口不动,他用他那湖蓝色的眼睛盯着亚瑟和那个巨大的"盒子"。

他看着亚瑟靠近"盒子",用他骨节分明的手把握着"盒子"的边缘地带

平时碧蓝色的眼眸此时蒙上了一层灰色一般
不知是忧伤还是憎恨。

窗外的阳光打在国王金色的发上,折射到梅林的眼瞳中,使他眼睛有些酸痛
果然是不能够直视的存在
像阳光一般耀眼
像火焰一般炙热

梅林抬手
他隔断了自己看向国王的视线
因此他没有看到国王轻启的唇形



2.



在梅林心中,亚瑟永远是亚瑟
是独一无二的王


只是最近亚瑟喜欢上了饮酒
那已经不能成为饮酒
是几近酗酒的存在

梅林想为亚瑟做些什么
什么都好…
拜托你,不要再喝了

亚瑟总是喜欢一个人逞强
一年前是,现在也如此

年轻的国王手中握着酒瓶,最终喃喃自语着,隐约能够听见些破碎的音节
"Me.....Mer..Merlin......."
他忽然瞪大了眼睛,梅林诧异地看着年轻的国王,脸上因为醉酒泛起不正常的红色,他一头靠在高文身上。

"亚瑟他喝醉了…高文,你送他回房间去吧。"兰斯洛特看着醉酒的国王,摇了摇头,几乎用叹息的语气说着。

高文一手把过国王的手臂,将他架在自己身后,便二话不说地背着亚瑟离开了宴会。

梅林目送着离开,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回廊尽头






3.




高文将亚瑟扔到了床上,他放轻脚步,带上了房门离开了。

梅林一路跟着,此刻,他就站在他的床边

几乎贪婪地看着国王的睡颜。

是时候该离开了。
就在梅林要踏出离开的第一步时,
他听见了,听见床上的国王呼唤着他,
他叫他——
"Merlin……"

梅林浑身颤抖,瞪大了他那双湖蓝色的眼睛
他不可思议地望着他,梅林浑身冰冷,他难以置信
他突然回想到上午
国王站在"盒子"边上,喃喃自语,眼神中复杂的情愫难以言喻



那哪里是什么盒子
是棺材


床上的国王突然将手臂伸展开来,手心向上,指节微微内扣


梅林小心翼翼走到床边
轻抚他皱着的眉头,不存在的左手扣上了亚瑟的右手


他轻吻国王的额头,送上今夜的第一个祝福。

"good night."我的国王


像是感应到了一般,床上的人呼吸渐渐变得平缓,他扣紧了手,像是想要把握住什么一样,他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安心的笑容。





梅林轻笑,他勾起好看的嘴角,眼中的湖泊只为一人所见。








是时候该走了。







因为梅林
已经不在了。





END.






【toothcup】溯


一不小心又产粮qwq
希望大家喜欢








Toothless过得很好
博克岛的一切也都正常
Toothless总是爱黏在少年身旁
喜欢嗅着他棕色软发间草木的清香。
喜欢用龙尾缠绕住他那双腿脚,看他被绊倒在地时搞笑的样子。

Toothless喜爱着,并且珍重着这一切。
已经没有什么比陪伴更加重要
Toothless坚信着

但当对方已经第四次踩错了那脚踏板的方向时,Toothless开始怀疑

它只是有些不明白,为何相处了如此之久的伴侣却在最简单的地方出了差错。

但他依旧是它的少年
因为他有着那柔软的棕发
碧绿的双眼

像是突然发现一般,它的忽然凑近引起了少年的不适。

Toothless头顶被少年不痛不痒的拳头教训了一番

他脸上的雀斑不见了
那小巧且可爱的雀斑
随之消失的是那温柔的态度。

目光移动到那只完好无损的小腿

不对

一定是哪里除了差错

它挣扎着飞向天空,全自动的尾翼在空中舒展开来。
它慌忙地几近是逃窜一般
他回到了那最初相遇的地方。




池塘里清澈的泉水依旧如初
灰白色的石头上面缠绕的藤蔓延伸向无望之地。
就像是时间静止了一般,光阴的变化不曾损害这片圣土丝毫。

它猛地抬头
它透过少年碧色的双眼
从那眸子中看到
他日夜思念的人正瞪着那翠色的眼眸,不可思议地望着他
樱红色的的唇轻启,破碎的音节被拼凑完整。

——Tooth....less...?

夜煞歪着头,琥珀色的眼中倒映出少年的身影

棕色的发
翠色的眼
以及那小巧的雀斑

他开心极了。

因为在这一刻
是夜煞与少年。

因为在这一刻
他们真真正正的相遇了。

也正是因为
那是永远站在阳光之下,只属于他的少年啊。







——"I'm proud of that.and I wouldn't change a thing."






END



【最后一句话来自《梅林传奇》里面梅林对亚瑟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