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林覆雪

你那充满希冀的眼神总是在我濒临绝望之时给予我微光紧接着又令我认清事实。








“我想结束这一切”。


我只是在想,为什么不能在我想离去的某一天毫无负担地离开。

〖底特律/720000〗过往3.0

一直写了但是没有什么时间发(其实就是你忘了)
依旧是意识流警告
Charles(RK900)×Connor(RK800)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其实我一直搞不明白那时候你究竟在想什么”
Connor感觉到身后人的身体突然有些僵硬,这让他原本以为身后的人会将自己推开

抱着如此的心理,他一直在等
自己经做好了准备,但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

Connor不确定地用手触了触Charles的手臂,然后向身后看去
映入眼帘的是Charles带有迷茫的眼神,冷灰色的眼瞳里面装着的是自己满心担忧的样子。

“………”

“…我……”

“…我害怕失去你”

像是听到什么意料不到的事情,Connor诧异地看着他

“可是我还是留下来了不是吗,我还在这儿,不是吗”

Connor放缓自己的声音,想要安抚身后的Charles

“我知道,我知道…”
清冷的声音略带着低沉,Connor看到对方深吸了一口气,环住他腰间的双手将他搂的更紧了。

“但我忍不住,我止不住地去想你离开的样子,哪怕是你从未于我表现过的阴沉的眼神,还是你蓝色警服被鲜血浸染时的模样…”

那双冷灰色带有金属光泽的眼睛未从他身上移开半步。
他惊讶,或许Connor早就应该意识到,眼前这个面露苦涩的人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冷冰冰的机器了。

他看到Charles眼睑微微下合,黑色的睫毛被窗外的暖光染成了浅金色

原来他们已经这样相互依偎度过了一下午的时光。

Connor将手覆上对方的,他凝视着对方,感受手心里的温度。
他想从对方眼里一窥究竟,但那双眼睛里只有自己。

于是他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同样深吸了一口气,他告诉他,“我在这里,我一直,一直都会在这里”。

比想象中柔软却带有冰凉的唇贴上了他的,突如其来的吻让Connor措手不及,他的腰立刻软了下去,Charles将一只手伸到他的脑后,一只手环抱着他的腰。
Connor伸手环上眼前男人的脖颈,直到对方加深了这个吻。

这只是一个吻,实际上那天晚上他们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但Connor却觉得这已经够了,以至于以后的每一天,只要想起他,只要想起这件事,他也能不自觉地笑出来。

午后的夕阳透过窗户的玻璃打在二人身上,Connor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般,他伏在Charles的耳边,轻轻诉说到,
“你知道我爱你,因为你也用着同样的行为告诉我你也爱我,不是吗”。

他听到对方蓦然间笑了,用他那低沉的,仿佛冬天雨露一般清冽的嗓音。
Connor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因此红了耳根。

他伸手抱住他的爱人,他们就如此浸没在璀璨的微光之中。

他们希望此刻成为永恒。

这是一种多么奢侈的想法啊.Connor看着窗外的落叶,不由得走神。






-TBC-

〖底特律/720000〗Ending

最近脑洞有点多,文笔特别差,我只是把它们拿到这里而已,比较意识流。

我希望他们属于彼此。

本文部分受到《I'm thinking of ending things》的启发。
——
Charles(RK900)×Connor(RK800)
不涉及仿生人相关。(大概)
Connor有抑郁症并且怀有自残念想。
——
如果这些都没问题,那么你的阅读会是我的荣幸。
——









无聊,无趣

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无聊无趣…




他开始抑制不住自己的焦躁,他拼命的绞尽脑汁想要做点什么——某些能让他得到解脱的事情。

这个想法一旦萌生就徘徊在他的脑海中徘徊,挥之不去,甚至主宰着他的思想霸占着他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它明明只是刚刚诞生,却长久地像一直存在着。那像一根弦,仅仅是轻轻地颤动就能触碰到他的每一根神经。

他没有毒。瘾,不抽烟也不喝酒,当然也没有任何交往的对象。

Connor将头蒙在薄被里,凌乱的发丝随着呼吸颤动,他手腕的伤口处早已结痂,伤口正犯着阵阵的痒,就像是蛆虫在啃食他伤口处的腐肉,这种想法令他不止一次地想到伤口会不会已经烂掉了,就像是丛林中不知名动物的尸体一样令人作呕。

他开始用有些苍白的右去够那处伤口,愈合处的鲜肉正泛着粉嫩的红色
紧接着,他开始用右手不停的抓挠,伤口随着动作撕裂开,鲜血顺着手臂向下滴落

它还是又痛又痒,Connor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只是机械性的重复着手上的动作,屋子里充斥着指甲与皮肉互相摩擦的咯吱声。

也许只是过了一会,又想是良久,他的双手占满来自伤口的鲜血
Connor甚至记不起自己是如何来到洗手间的,他双手扒着洗手池白色的池沿,他看到血液凝结的红色珠体正混合着水从池边滑向黑洞般的池眼。

镜子中的他皮肤有着病态的白,嘴唇因为缺水而干裂起皮,样子就像是涂了一层滑稽的白面粉。
他熟练地抬手从柜子中取出纱布,一圈又一圈地裹在自己的手腕处,伤口又在隐隐作痒,他能感受到温热血液浸湿了医用纱布

他就这样看着,看着颜色鲜艳的血液浸透纱布染红了原本纯洁的白。

这在白色的炽光灯下看着如此扎眼,它已经开始意味着一切。

Connor将脏乱的房屋收拾整齐,至少让它们看起来和正常人房间应有的模样没什么两差。

他用右手拾起带有血迹的薄被和丢了一地的衣物,尔后一股脑地扔进洗衣机

他套上他的制服,走到镜子前理了理领带,并且确保衬衫的每一颗扣子都待在它们应待的位置,紧接着将从某个角落里找出的狗粮倾入狗食盆中,他受伤的的手腕显然控制不住力道,零星的颗粒散落到桌子下方失去了踪迹。
但他不在乎这些,也没人会在乎的

他只要保证屋子里的地板上没有残留的血迹就好

然后迈出大门,回身上锁。


房屋终于又重归于黑暗。










-TBC-



明天开学惹qwq
去超市搞了个杯子莫名其妙就想涂鸦_(´ཀ`」 ∠)__
还是第一次在陶瓷杯子上搞东西…还不能打草稿………我尽力了
(我才不会说是因为贴图纸会被冲掉…)
底特律女孩绝不认输,冲鸭!

〖720000〗过往(2.0)

努力把章节写长一点…但是我依然是个咸鱼qvvvq
我也不知道距离完结还有多久…大概随缘脑洞???
对,对不起我真的很咸鱼…家里突然没网我依旧深夜更新(?)

前文请戳头像wo!
感觉BUG很多…)

这里私设RK900名字为charles(查理斯)
背景是免费一段时间过后,法律已经比较完善,仿生人拥有自己的领土,居住权利。如果经过申请许可是可以选择和人类同居,也可以选择拥有自己的房子。




“嘿,Jeffrey,我说过了我不需要助手,之前目前还没有这个想法…”

“听着Connor,这不仅仅和你一个人有关,就当是…为警局做出一点贡献。”

“……”
看来他又一次败下阵来,无论如何,黑人上司总有办法让他哑口无言。

只是一个转身的功夫,身着黑白相间制服的仿生人就正坐在自己办公桌的对面,那傻傻等待的样子简直像一只杜宾犬,超大型的那种,看着还挺结实。

对方动了动脖颈,转头看向他,冷灰色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物件。紧接着他张了张嘴似是想说些什么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Jeffrey都告诉我了。你是叫charles 对吧…天哪真不敢相信你以后都得跟着我办案…”Connor尽自己的努力耐下心来,刚刚经历不久的剧烈运动让他的胸口都有些发疼

明明仿生人都已经做的如此栩栩如生,但对方刚才那个模样分明就是机器。
他低下头看了看手表,回想起来自己还有案件报告尚未完成

"Connor,Gavin警官找你"
“……好的我马上就来”
看来无论如何,不管发生了什么,他的案件报告书都得不得不再等一等了。




等到Connor处理完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之后已经距离下班有一段时间了,底特律的雨季让空气中都散发着一股潮湿的泥土清香,而Connor意外的很喜欢这股味道。

他揉了揉有些松懈的眼睛,盯着对面墙上的时钟发了会呆直到外面雷声响起,他才浑身一颤缓过神来

照现在这个模样,要不然淌着不知道混着什么东西的雨水不要命的赶回家,要么在警局住上一晚,反正今天他还有一大堆报告书尚未处理。
一边想着,一边拿起办公桌上的瓷杯走到茶水间准备靠咖啡来个通宵,显然,他选择后者。
至少这该死的公文没有让自己忍受着浑身湿透且黏腻感十足的处境。

也许这么想还不赖

就在散发着微苦的液体和嘴唇相触的一瞬间,他撇到了正站在对面仅有几尺之隔的RK900,对方正用那双银灰色的眼睛盯着他看。
这个举动引来了Connor的浑身颤栗,他差点在下一秒把手中的杯子扔出去。

“……”
“……”

Connor缓慢的放下手中的瓷杯,就像一只被猎豹盯上的猎物那样小心翼翼,他知道没什么的,他知道对方不会伤害自己,但当他面对那样一双捕猎者的眼睛时他就是这么做了。

“R……charles”Connor清了清酸涩的喉咙,接着开口,“嘿…你站在那里多久了……你吓了我一大跳”

对方几乎是眼睛都不转动一下,这让空气再次沉默起来
正当他琢磨着如何再次开口时,属于成年人特有的男低音打破了沉静

“我就住在这里”

年轻的警探显然是没有料到对方的发言,他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

“你可是第一个住在警察局里的仿生人……我是说…你没有房屋吗?”

charles转过身去,背对着Connor走向了他办公桌对面的那张桌子

“房屋的居住权还没有申请下来,我已经向杰弗瑞长官申请了暂时在这里待机的许可。”

Connor拿着杯子在对方对面坐下,他抿了抿手中的咖啡似乎已经有些凉了
过了一会,他才放下咖啡着手自己的案件报告。

他总是有些分神,因为他总是有意无意去偷看对方额头一侧的LED灯,因为那玩意太亮了而且一直处于蓝色和黄色之间来回闪烁跳动,可本人似乎还未意识到。

只剩两人的DPD警察局似乎表现了它平时从未有过的安静,这该死的安静只叫得他的大脑越发昏沉。手下的键盘敲击动作似乎已经是无意识行为,断断续续的语句在他的大脑里已经连不成句式。

他白天的时候几乎是费尽了自己最后一点体力才抓到那个罪犯,明明身材矮小跑起来却像发了疯的兔子一样不要命
自己的同事刚刚认清发生了什么自己的身体就已经抢先一步追上去了,跑动的太过剧烈停下来的那一刻自己的心脏几乎要跳出自己的胸腔,喉咙深处弥漫着一股子铁锈味儿。
他几度认为自从警校的体能测试之后自己就再也没有如此拼命地跑过了。

刚回警局的他马上被他的上司叫到办公室,并不顾个人意愿塞给了他一位仿生人搭档。

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一天了。
Connor思绪飘忽却十分肯定地在脑中重复着这句话。

空气中带有泥土清香的气味此时仿佛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开始盘算着如此舒适的雨天为什么不能在家的床上裹着薄被就那样睡死过去

凭着最后的意识将文件保存之后他趴在了办公桌上,意识随着轻微且规律的呼吸渐渐沉入一片黑暗。

他吸了吸空气中带有清新泥土和雨水交织在一起的味道,其中似乎交杂着某些不知名的清冽的味道。

在意识到自己的肩膀上被几乎不可察地搭了一条薄毯后,眼前一闪而过的人选令他不自觉的轻轻勾起了嘴角。

思绪渐行渐远,窗外的雨声仿佛也消失不见

晚安。

他听到有人对自己这么说


“晚安。Connor.”
charles几乎不可闻的声音消散在了雨季的雷声中。








.TBC.

〖720000〗过往 (1.0)

几乎从来没写过长篇…但脑洞却异常大………
有些不知所措…总之更新比较慢,也比较随缘(反正是个三流写手)有bug还请见谅…
前文请戳头像。
_(´□`」 ∠)_




RK900思索着,他开始调查整个房屋,企图找到自己来到此地的缘由。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听到卧室传来东西掉落的声音
他加快步伐,赶到卧室后就看到在床铺旁边躺着的牛革箱

箱子看着挺大个的,约莫比手提的还要大出一圈,他拿在手里轻轻颠了颠分量,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沉。

他按住手提两边的按钮,听到咔哒一声之后,箱子里面的内容就都呈现在他眼前。

最先入眼的是一只手工布偶。

它被做成了自己的外观样式,但是做工却极为粗糙,甚至可以说是有些不尽人意

用浅灰色纽扣缝合上的眼睛…以及和自己这身制服一样款式的黑白配色的衣服

还有非常轻微的,已经干涸了的几乎看不清的血迹

那是人类的血迹。RK900的扫描仪检测到了轻微的血红细胞含量。
他来回翻看着人偶发现玩偶的周身多多少少都有一点血迹,但是都已经模糊到几乎不可见。

他将玩偶放置在一旁,去接着查看箱子里的其他物件

进入眼帘的是一位青年和自己的合影?

RK900的数据库开始有些紊乱……他不清楚自己是何时拍摄的这张照片,也不想知道自己是否认识相片中的另一位青年…

他觉得自己的电子脑快要炸裂,所有的信息堆积在了一起它们试图找到可以发泄的地方想要在某一个时机全部喷涌而出。

这样的认知让他感觉到了恐惧。

无论如何在电子脑内搜索与之匹配的片段都毫无作用,仿佛一切归零。

几乎是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紧接着他从上衣的口袋中掏出一块小小的磁盘,负责维修自己的工作人员告诉过自己里面装载着自己接受维修前的所有记忆。

他在屋子里兜兜转转,找到了一台可以使用的笔记本电脑,样式已经相当老旧但最基础的功能还是可以使用的
他将磁盘插进接口,耐心的等待着。

桌面冒出一个名为“before”的文件夹后他褪去手指部分的皮肤涂层与电脑进行链接。

.TBC.

〖720000〗过往(0.0)

仿生人!RK900×人类!Connor(51)
三流文手的挣扎(已经是废人了)

文笔超烂,BUG肯定会有的
持续更新不确定…








  生满铁锈的门闩被轻轻转动,门框和门的轴承因为老旧的原因转动起来发出有些刺耳的声响。

  当RK900一脚踏进这片空荡且陈旧的房屋的时候,他捕捉了细小的颗粒在空气中跃动时的模样,高频的光学仪器使得他的视野可以捕捉到十分微小的事物。

  房屋的空气相对来说略有些干燥

  屋子的家具上面都被堆积上相当厚的一层尘灰,它们并未被布料遮盖起来,这说明屋子的主人很有可能是突然离开后就再未回来过。

  材质上等的皮靴踩在腐朽的木质地板上吱呀作响。
  客厅的茶几上还摆放着当年的报纸,餐厅的冰箱里仍然堆放着当天要用食材,卧室的办公桌旁还放着一直咖啡杯,杯底是一层已经凝固掉的咖啡。

  房屋的房主虽然不在,但还能感受到生活的气息。

  他对这一切充满好奇,却又熟悉无比。

  些许阳光透过破烂不堪的布料间照射进来

  RK900没来由的感觉到了温暖,这股感知像是数据电流一般走遍他的全身,最终在他机械的心房上不轻不重的敲击了一下。

  就像是石子投入大海,虽动静不大却也能卷起波澜。

  突如其来的感觉让机体有些不适,他开始自检却并未发现任何异常。

他是目前启用中的第一款RK900型号
在他之前还有许多RK系列,但是因为某些原因全部都被停用,尘封依旧的型号,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过能够重见天日。

关于他的前任,并未上传任何有关的资料
或者说是在上传的过程中被打断了
因为他记不起来任何有关于这个型号的记忆,哪怕是片段也没有。

  他开始感到困惑,他是自由的,没有人可以轻易给他下达任何指令,正因如此他才觉得困惑

  因为他是凭着自己的感觉走到这里来的

  他未能从数据库中搜索到任何有关于这间房屋的消息,包括它的主人,信息早就模糊不清,资料文件上也只给了姓名便再无其他


  Connor。


RK900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它似乎对于自己有着特别的涵义。




TBC.
(大概吧)

〖720000〗于此长眠


设定大概是800和900为同事,前期二人有很深的羁绊可是任何人都没能说出口,模控公司在最后时刻回收了这台RK900-87,他们重置了他的记忆,并且派他去报废RK800-51。

(bug比较多,其实是一时脑洞_(´ཀ`」 ∠)__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orz
如果能接受就往下走吧。













“编号RK800 313 248 317-51.我的任务是将你报废后回收至Cyberlife.”

RK900将手中的枪举起来,抵Connor的眉心上


双方早就已经狼狈不堪,激烈的打斗让两人身上都挂了彩,而Connor不得不承认,自己才是最惨烈的那个
自己除了一张脸,恐怕身上没有一出是完好无损的

釱液正顺着破损的伤口处源源不断地流出来,他很快就感到因为血液的缺失而带来的无力感,
大雨正冲刷着一切,RK900那双灰色的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在背光的环境下闪烁着诡异的微光。

Connor不由得觉得有些冷,尽管很不是时候,但是他开始回忆起了以往的某些时光

他还仍然记得…他第一次和900照面的时候对方平静却冰冷的眼神像是冰川的冰山,带着不可能被融化的温度。

直到在900最后一次任务出行之前,Connor始终都忘不掉对方平静且专一的注视。
他似是恍然大悟,等到他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对方的身影早就消失在了大雨之中。

RK900-87自那次任务就再未出现在Connor的视线中。

而现在,正拿着枪对着自己要将自己报废的正是RK900,对方制服上的编号最后两位写着87

他眯起双眼,Connor觉得喉咙竟有些哽咽,一股失落且悲伤的情绪几乎是瞬间占满了Connor的处理器。

他努力地想要睁大双眼,他想要好好的看看眼前的900,想看看对方的眼神中是否还带有余留的色彩。

“RK800-51,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但是他失败了,对方眼中什么也没有。

没有他自己,也没有所谓的情绪。

显然RK900忘了他,也忘了和他相处过的时光。

他听到自己干涩的喉咙中发出不成调的音节,“没有…什么都没有…”

Connor从未有过一次如此抗拒死亡却又期待它的到来
——期待着它终结自己的一切,连同回忆一起永远沉睡。

子弹冲出枪膛发出一声巨响,Connor也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黑暗。
他被永远停机在了那个雨天的晚上,连同他的回忆一起。

几乎是枪响的那一刻,RK900额侧的LED指示灯开始转红,他盯着地上已经被停机的RK800。
系统检测到程序的不稳定,凌乱的代码如同乱麻一般在他的脑袋里叫嚣着

他试着清理程序,让一切都恢复好转。
他将枪收回腰间,在临走的最后一刻看了一眼地上的RK800后,转身离去。




雨水冲刷掉了最后的痕迹,而RK800-51带着他最后的回忆于此长眠。







.END.

历时四天
纪念一下_(•̀ω•́ 」∠)_☆

〖马赛〗离别

是马赛!!!!!!第一次写_(:з」∠)_请多指教
感觉某些人物不太好掌控,和原路线的原内容略有不同)

他们属于彼此↓❤












赛门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切发生的这么快

他知道这场起义从来都不可能无人牺牲,革命是需要流血的

所以当马库斯下令的那一刹那,他的身体早已抢先一步冲了出去

到处都是枪声,嘶喊声,以及同胞倒地的声音
枪声划破了底特律的天空,打破了和平的僵局。

耶利哥的首领冲在最前方,风带起了他的衣摆
而赛门的世界里却只听到了那刺耳的枪声和从马库斯身体流淌出来的蓝色钛液

耳边一阵轰鸣,他快速穿过距离他最近的警察并击倒他们之后,几乎是跌撞着,赛门冲到了马库斯身前。

“Markus……”他轻轻呼唤着对方的名字,直视着对方的异瞳

他几乎是绝望地呼唤着对方的名字,赛门执起了马库斯的手。

他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

对方听到自己的声音后转过头来,年轻的首领轻眯着双眼似乎是要将视线聚焦

他握紧了马库斯的手,紧接着用另一只手拔出了自己的脉搏器

蓝血不受控制地从胸口涌出,它们一股接着一股顺着他的身体流淌到了地上,和马库斯的血混合在了一起

赛门觉得自己好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他努力对焦,将马库斯破损的脉搏器替换了下来
就在他的脉搏器成功兑换的一瞬间,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

他感觉到自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他再也支撑不住这幅疲惫的身躯

赛门靠着集装箱,看着马库斯努力呼唤的口型
视野已经开始模糊,可是他的世界里全部都是他

对方似乎是在呼唤自己的名字,他第一次看到耶利哥的首领如此焦急

他动了动手指,努力附上了马库斯按在他空空如也的胸口上徒劳无力的手

“Everything is all right.Markus”

他听到自己如此说道,他努力撑起一个温柔的微笑
实际上他已经辨别不出马库斯不停张合的嘴倒地都说了些什么

他再次听到远处的枪声

正当他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感觉到眼前一片模糊

——对方抱住了他

赛门轻轻劝说着马库斯离开

他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吻。
一个虔诚,绝望的吻。










他的世界里终于只剩下了对方最后离去的背影。












END.

〖警探组〗比任何事物都要珍贵的存在

又是我_(:з」∠)_突然控制不住我的手于是又码了文qwq
可以看作是前一篇《喜欢》的后续?
真的真的很喜欢他们!于是想要做点贡献
(如果你们能喜欢也是我的荣幸(´・ω・`))














人类有他们的回忆的方式,对于仿生人来说,数据所保存的片段和录像就是他们回忆的方式。





分别比任何时候都来的突然,来的快速。他甚至还没能来得及上传记忆,就被子弹一枪打中要害。

在身体倒下前的几秒钟他回忆起了他和Hank的很多片段

“副队长,一次摄入过多的大卡会让你的身体负担加大,你需要至少一个小时不间歇地长跑才能…”

“该死的Connor,我跟你说了——闭嘴。”

Hank总是不会听从他的提议,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您需要去冲个澡,自从上次出行任务之后您已经一个月没有洗过澡了…”

“我不是叫你不要再说了吗,我不需要你来指点我的生活习惯”

Hank那双蓝色的眼睛里总是充斥着不耐烦和急躁,但是他看向自己的时候却总是能尽力温和下来

如果没有那些烦人的,令人急躁的情绪,Hank的眼睛一定很美。

他如此的想着,却在看到对方熟睡的身影时将话语和呼之欲出的情感压在心口。


真是奇怪,仿生人的人造心居然也会因此疼痛。

程序已经进入最后的倒计时,醒目的红色数字一刻不停的跳动着提醒着自己。
Connor第一次像人一样感觉有些疲惫,甚至是困意。

视野有些模糊,但他已经没有精力分析具体的原因了
他的世界里只剩下了Hank直奔而来的身影和耳边不停呼喊的自己的名字。
还有Hank他那一双蔚蓝色的眼眸,干净的就像是最纯洁的蓝水晶,就像是今天底特律难得的晴天一样,美好得令Connor有些不舍。

那双眼睛里难得的没有了硝烟和那些令人烦闷的情绪,随之覆盖的是几近溢出的悲伤。
那像是在无声的酝酿着一场风暴。


Connor眨了眨眼,他从未说过自己最喜欢的就是和Hank在一起的每一段时光,那让他感觉自己像是个人类。




系统开始进入最后的倒计时,就连意识也开始飘渺起来


〖已经足够了Connor〗他听到自己如此说道,
〖你所守护的是比任何事物都要珍贵的存在〗

终于,意识归于黑暗之中。












END.